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秦王嬴政

海到尽头舟作岸,山登绝顶我为峰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老牛的孤僻.瘦虎的雄心,野狼的抱负,猎狗的知恩和骆驼的忍耐. 崇尚"我思故我在"与"剑胆琴心". (郑重声明:本博文字,纯属自创,没有本人授权,任何人不得转载!谢谢!)

网易考拉推荐
 
 

我只是告诉自己:不许哭!  

2007-08-28 06:32:30|  分类: 感情世界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我只是告诉自己:不许哭! - 秦王嬴政 - 秦王嬴政的博客

 

(仅以此文,纪念爷爷,奶奶,姑姑,姑父)

很多年没有回顾了,一位朋友的贺卡,让我想起了很多.貌似刚强的我,只是因为告诉自己:不许哭!而内心里最柔软的部分,不轻易碰触. 不是忘记,而是不想疼痛!

一路走来,像梦境.出生四十天后,母亲的离开,命运把我带到了爷爷奶奶和姑姑住着的乡村,六岁之前,就在那里长大,童年里,有很美好的回忆,也有难忘的阴影.最让我难以忘记的,是姑父的服毒.那时,我大概有三四岁的样子,记忆已很模糊了,只记得,一个晚上,爷爷被姑姑叫起,去了南屋住着的姑姑的家里.一会奶奶也把我抱了过去.姑父就坐在炕沿上呕吐,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.但平时姑父最疼我,所以我为姑父捶背.因为,我是姑姑家里最小的一个孩子,就连我和比我大两岁的老姐打架,姑父从来也不说我,而挨打一定是老姐.所以,我飞扬跋扈.我只记得,我曾搂着姑父的脖子,问过姑父:那在没有人以前,那天和地是个什么样子呢?姑父笑着摸着我的头,和姑姑说:这孩子蝎虎,了不得!

那夜以后的事,我就不记得了,可能是我睡着了.我也没有再去问谁,我隐隐约约的知道,那是伤痛,不可说.后来大一点了,才从大人的嘴里知道,原来姑父是国民党的谍报队长,好象是上尉.在抗战后期,来到东北.为了姑姑,没有南撤,留下了."文革"后期,村里的某人,拷打姑父,就这样,姑父难以忍受屈辱,走了.我没哭,也许是我不懂的哭,也许是我看到大人都没哭.其实,我现在想想,那时,姑姑哥哥姐姐们不敢哭.

再大一些,爷爷为我刻了一把桃木宝剑,我天天拎着它玩.因为没吃过母乳,一直是喝羊奶长大的,所以,很大了,嘴里还叼个奶嘴.和小伙伴们玩的时候,我要当"头".因为他们都没有桃木宝剑,只有我有.于是,人家不干,谁会听命于一个嘴里叼着奶嘴的呢?就打架,就发狠.即使被打倒在地,仍然不哭.一来二去,也就没人和我争了,呵呵,也就没几个人和我玩了.人家说:为什么要听他的,他是外来户.呵呵,我一直就是这样,总搞不清状况.

六岁,回到城里上学,只因爸爸说,市里的教学质量好.于是,注定了我在继母身边长大,八岁就自己洗衣服.我没哭.十四岁前,一天里,只有爸爸下班回家了,才能只吃一顿饭,我还没哭.想奶奶爷爷姑姑的时候,就偷偷跑.反正那时火车站很松,我又矮,跟着前面的大人,偷偷的扯着他的后衣襟,剪票员就不问,以为我是那人的孩子.我就每周日晚上跟着通勤车去,周一早上跟着通勤车回.呵呵,即便很想很想他们,也不用哭.

后来,当姑父的问题,弄清楚了.那时我大了,和姑姑说,告那个害我姑父的人,我写状子.姑姑说:算了,他没错,其实他也不知道那么做是为什么.这里得说明一下,爷爷家旧时是望族,姑姑自然很通情.姑父平反了,大家都没哭,我也没哭.而姑姑的话,即教会我,什么叫大度! 所以,我现在看"文革",有和主流不同的见解.如果没有"文革",至少是我们这代人,就没那么大的政治热情,也就不会那么爱国.在某种意义上说,"文革"在客观上,对反"和平演变"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.这种思维,也许是从姑姑身上学到的,别人难以理解.

一直以来,我都不哭,除了感动以外.那是流泪,不算哭.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04)| 评论(5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