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秦王嬴政

海到尽头舟作岸,山登绝顶我为峰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老牛的孤僻.瘦虎的雄心,野狼的抱负,猎狗的知恩和骆驼的忍耐. 崇尚"我思故我在"与"剑胆琴心". (郑重声明:本博文字,纯属自创,没有本人授权,任何人不得转载!谢谢!)

网易考拉推荐
 
 

黑社会(8)  

2007-07-04 06:22:01|  分类: 言情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黑社会(8) - 秦王嬴政 - 秦王嬴政的博客当立夫准备和英华结婚的时候,若男找立夫长谈了一次.在九神飘逸二楼的包房里,两个人对面坐着,其实他俩不只要面对对方,还要面对自己和许多人和事.若男幽忧的喝着咖啡,望着窗外.立夫尽量让自己放松再放松.

喂,问你个问题.

说,立夫知道若男要问什么.

什么是爱情?

我所理解的爱情,是根据不同的时期,不同的心境,就有不同种爱情.而真正的爱情,我认为是一种牵挂.比如我吧,现在最牵挂的人就是英华,因为只有我是他认识的人,其他人她都不记得了.包括她哥哥.

你说...这是爱情?

是爱情!

你混蛋,这是报恩,抑或怜悯,你最好别让我说更出难听的字眼.

你说,没关系,你有你的理解,我有我的思维,你左右不了我,你放心.

你...你..好吧,我希望你说的是真的.

就算假的又能怎样,你也可以怜悯啊,英楠...

你在逼我.

是,也不是.我只是有点心痛.你别介意我说了什么.

是啊,其实英楠很可爱的,有责任心,够男人.

我在想他为什么要交我这个朋友呢.他那么的善良和平和.不像我,我生来就有缺陷,人格卑劣.

你也不用这么说,路还长,你我还是朋友就好了.

是,当然是.我还希望你是嫂子呢.

呵呵,你是让我主动献身,你在胁迫我?

不是说不说这个了吗?我只是....算了,最好什么都不说.

不说并不表示你安心,说了,也解决不了什么.矛盾,看来你我谁也没有能力躲过.

也许吧,呵呵,也许是的.

就在立夫以为生活就此平淡,就此安静的时候,他又一次的错了.

风暴在不远处已经来了,随着中央反腐力度的加大,某些省市的高层感到危机了.他们要找出替罪羔羊,哪怕你是大哥.先是飞大的干爹出问题了,双规是肯定的了,至于最后的结局在立夫出走之前还没有结论.飞大也在劫难逃.老柱子被从广州押了回来重新做了精神病鉴定,结论正常.杀人罪他扛定了.好在这哥们真的义气,没有牵涉立夫和志强他们.在老柱子上刑场的哪天,他是笑的.英雄本色也不过如此吧.

小五被急招回国,在回国的第三天,就和立夫有一次正面的交锋.

你必须离开,带上你的所有.小五说

为什么?

你已经破了戒,你杀人了.

是,又能怎样.

现在上面在按着,不然调查下来,我也会被牵扯.还有许多人都在这条线上,这你是知道的.

哦?你的意思是牺牲我?

不是,没有人会牺牲,你应该明智,这不是义气用事的时候.

那个案子那么就结了,不是没有证据,而是我通过各方关系在捂着.你在国内的一举一动我都掌握.

呵呵,你是说,你在保护我?

可以这么说.

我懂了.你放心.你保重!

立夫从小五那出来,独自在东山的山顶坐了很久.他思想了很多.没有恨没有怨.他知道已不容他在有其他的想法.他是无力的,就像当年的民工一样.他也是被强奸者.在当权者的面前,你可以抬起你高昂的头,那是在人家让你抬头的时候.否则,你看不到前面的路,只能看到自己走路的鞋.

立夫这时候最想见的英华.他到英楠这里的时候,英楠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一瘸一拐的还在准备酒菜,招呼立夫喝酒呢.立夫不知道怎么和他说.

英华呢?他问,他想只能和英华说.让英楠意会吧.

英华,英楠喊.英华应声下楼了.看到立夫飞奔过来.她就认识立夫一个,其他人她都不认得.

立夫你来了啊,想死我了.英华靠在立夫身上,温情的说.

我也想你,你还好吗?

好啊,你什么时候娶我,我等不及了.

立夫看着英华说,英华,听着,我有点事要出一趟远门,你要等我.

要多久啊,英华那里知道那么多啊,痴痴的问.

很久很久.立夫这才转向英楠,哥哥,看来,我不能信守承诺了.

英楠已经从立夫的话语里听出了什么,只是低下头,没有说什么.泪在脸上滑落.

立夫也流泪了,这是他在人前第一次流泪,他也说不清为了什么.为英华?为英楠?还是为自己?他不知道.

英华看到立夫流泪非常不解,把立夫的脸搬向自己,看着立夫说,为什么要哭呢?我会等你的.

立夫不忍看英华,把脸又转过去.

英华又一次把立夫的脸搬向自己,给立夫擦泪,好象明白又好象不解.但是什么也不说了.

立夫握过英楠的手,默默默默的揉搓.英华抚立夫脸,三人静静的坐了很久.最后英华在立夫身旁睡着了.

第二天一早,立夫走了,英楠送立夫出自己家院子的时候,把自己身上的大衣给立夫披上了,说,保重!

这时立夫才觉得,深冬了.自己一身西装竟没觉得冷.立夫踩着雪,很坚实的走了,没有回头,只是用握着手套右手,向后挥了挥,说,保重.

从此,立夫就消失了.没有人知道他在哪,在做什么.

后来,有人说在广州看到过他,说他穿着睡衣睡裤在街上走,头发编成辫子,还从一个女孩子手中接过两包烟.很平和,很洒脱.

也有人说在重庆看到过他,说是在解放碑步行街,看他和一个漂亮的女孩子并肩走过.

还有人说他在江南的某个小城,已结婚生子了.

总之,都是传说,有各种版本的.没有一个很确切.

 

 

 

          (全文完)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65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